福建十一选五怎么玩法
葛小松:“網紅”故宮讓文化更接地氣
來源: 關鍵詞:葛小松 網紅 故宮 發布時間:02-21-2019

昨天是我國傳統節日元宵節,同時也是故宮94年來第一次開放夜場。這次故宮舉辦元宵燈會的消息一經放出,就吸引了大批網友的關注,因為太過火爆,甚至擠癱了訂票系統。一些沒搶到票的網友自稱“阿哥”、“格格”,表示堂堂一個皇子站墻外面看燈太沒面子。
 
 
其實,這已經不是近年來故宮第一次引起網友的關注了。2008年,故宮文化創意中心成立,在其后的5年時間里,這個中心并沒有引起廣泛關注。到了2013年,臺北故宮推出了大受歡迎的“朕知道了”膠帶,這讓北京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認識到了文創產品的龐大市場。
 
 
也正是在同一年的八月,故宮舉辦了首屆“把故宮文化帶回家”文創設計大賽,第一次面向觀眾征集文化產品創意。
 
在這之后,故宮的文創產品一發不可收拾,相繼推出了“奉旨旅行”行李牌、“朕就是這樣漢子”折扇、“冷宮冰箱貼”等產品,還有大火的迷你故宮小貓貓擺件,月銷量超過1.6萬,受到很多年輕女性的歡迎。
 
不僅如此,隨著《我在故宮修文物》、《國家寶藏》等影視綜藝的熱播,故宮徹底放下了高冷的姿態,成功打入了年輕人的生活圈。尤其《我在故宮修文物》登上B站后大火,到目前為止播放量已經達到了321.2萬,彈幕7.7萬條。
 
 
要知道,B站雖然是我國最大的彈幕視頻網站,但它主要的用戶是喜歡動漫、游戲、二次元文化的學生群體,在此前我們很難想象這些年輕人會去關注“故宮”、“修文物”這樣的紀錄片。從這一點上可以看出,故宮確實做到了親民與接地氣。
 
有人認為,故宮作為兩朝宮殿,有著近600年的歷史,又是我國最大的古代文化藝術博物館,應當保持它尊貴、嚴肅的形象。現在如此追求商業變現,是對中國文化的一種褻瀆。
 
在我看來,文化的價值在于傳播,在于被更多人了解并接受。近幾年我們一直在講要讓世界認識中國,其中必然少不了文化與商業的力量。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曾經說過,故宮有宏偉的館舍,但是大部分區域都不開放;故宮有豐厚的文物藏品,但是絕大部分沉睡在庫房里;故宮有世界上最大規模的觀眾,但是他們都是從前門走到后門,你就不是真正融入世界的博物館。
 
是的,從前門走到后門,感覺更像是參觀者完成了某項任務,而不是在用心感受故宮的文化。我認為,故宮作為中國文化的一個代表,它吸引游客的原因不應是“必須來”,而是“愿意來”。
 
為了這個“愿意來”,故宮近年來也做了很多努力,除了我前面說的一些創意產品外,故宮也在2015年實施了限流措施,每天限流8萬人次,門票可以通過網上預約獲取。限流措施使文物?;び牘壑謚浯锍閃似膠?,而且讓所有參觀者都能有更好的參觀體驗。因此從限流措施實施以來,故宮的參觀人數不降反增,觀眾也能更好地欣賞到那些中國古代偉大的藝術作品。
 
有一句話叫做“藝術是沒有國界的”,其實我不太同意這個觀點,藝術的背后往往有著深厚的文化內涵,而文化與文化之間是有隔閡,甚至是難以互相理解的。例如古希臘的文化中,人們不以裸體為恥,相反認為擁有一副矯健的體魄是無上的榮耀。所以古希臘的藝術作品大多都是裸體形象。但中國因為是農耕文明,受到儒家思想的熏陶,講求“禮義廉恥”,所以在中國你很難找到展示裸體的古代藝術品。同樣,比起梵高、達芬奇的畫作來說,中國人可能更能接受齊白石、張大千的水墨畫,這就是文化的差別。
 
藝術雖然有國界,但商業是沒有國界的,我們發現,不同的文化與藝術形式,都正在通過商業散播到全世界范圍,所以越是經濟發達的國家,它的文化影響力也就越大。而對于故宮來說,不僅是要展示我們的文化藝術,更重要的是通過這些藝術品傳播中國的文化。在這個前提下,藝術品就必須走下神壇,變得有趣、實用,讓普通百姓能夠消費得起,樂于接受。如果你本國的人民都對你的文化產品不屑一顧,那所謂的走向世界必然只是一句空談。
 
通過商業途徑走出“宮門”乃至國門,故宮本身也具有著巨大優勢。首先,故宮這個IP就是無價之寶。在亞布力論壇上,單霽翔院長提到2017年故宮的文創產業有15億元。15億元什么概念,被稱作“營銷傳奇”的小罐茶用一年半實現了這樣的銷售數據都要大吹一陣,而故宮文創產品用極低的人力投入、少到可以忽略不計的公關宣傳成本就完成了這一數據,靠的就是IP的力量。
 
另一方面,故宮是享有國家最多財政撥款的文化事業單位,說白了就是不用為錢發愁。再看看大英博物館,隨時都可能被政府消減預算,近半數的資金都要自己想辦法去掙。有人可能認為,自力更生才能激發商業上的動力和創造力。這話雖然有一定道理,但看看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過去在國家體制下的時候可以靜下心來搞創作,誕生了《大鬧天宮》、《葫蘆兄弟》、《小蝌蚪找媽媽》等一批膾炙人口并享有國際聲譽的動畫作品。但自從進入了市場經濟以后,除了一部《寶蓮燈》外,上美廠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什么經典作品。從上美廠的例子就可以看出,有國家財政的支持,也就沒有后顧之憂,更容易創作出高質量的文創作品。相反,如果進入到市場里搶飯吃,其產品勢必會沾染上濃重的商業味道,從而失去文化的底蘊。
 
從目前來看,故宮的商業發展還是有些混亂,據媒體報道,在網上的兩家故宮網店都標榜自己是正統,其售賣的一些產品性價比也很低,可以說做工比較親民,但價格很“帝王”。此外一些衍生的APP雖然制作精致,但數量和種類繁雜,彼此之間相互競爭,卻沒有一個集大成者,讓用戶想要了解故宮全貌必須下載多個APP。
 
 
其實在商業化的道路上,故宮這個IP出現一些經營上的問題是可以理解的,畢竟現在競爭激烈,即使手握國際級的IP,依然要憑實力在市場中說話。然而,無論故宮在商業上是否成功,無論它是高冷還是親民,對于我們來說,故宮都是一座承載著中國上下5000年歷史的精神豐碑。因此,故宮這個IP在未來的發展道路上,不僅要關注如何宣傳中國文化,更重要的是要?;ぶ泄幕?。不在商業上迷失自我,才能迎接一個新的6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