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十一选五怎么玩法
葛小松:今天,我們都生活在楚門的世界
來源: 關鍵詞:楚門的世界 葛小松 發布時間:12-22-2017

 

在電影《楚門的世界》中,主人公楚門從小就生活在一個巨大的攝影棚里,身邊的每一個角落都有攝像頭時刻對著他,把他的一舉一動直播給電視機前的觀眾。最后,楚門發現了這場人生的騙局,并最終逃了出來。他登上那道空中臺階的鏡頭,也成了電影史上的經典一幕。

 

《楚門的世界》在1998年上映時,互聯網還不發達,大街上也沒那么多攝像頭。所以對于當時的觀眾來說,楚門的世界僅僅存在于電影中。而過了將近二十年,攝像頭已無處不在,并且可以實時觀看。在不知不覺中,我們可能早已成了“電影”中的主角。

 

數據顯示,我國家用攝像頭目前保有量為將近5000萬,這還不算掃地機器人、電腦、冰箱等家電上自帶的攝像頭。包括我現在在筆記本電腦上打字,也正對著一個攝像頭。攝像頭的普及,給生活和工作帶來了便利,我們可以利用攝像頭和遠方的親朋打視頻電話,在公司開視頻會議,平常不在家,還能用手機看看家里寵物是不是有好好吃飯。而那些遍布大街小巷、商店、汽車上的攝像頭,也讓犯罪分子無處遁形。但如今,本應給我們提供便利和安全的攝像頭,卻成了一部分人偷窺他人隱私、謀取非法利益的工具。

 

目前,攝像頭的威脅主要來自兩方面,一是不法分子通過破解IP地址,實現對攝像頭的遠程操控;另一方面則來自企業的有意為之。

 

據媒體報道,在淘寶上就可以輕易地買到攝像頭的破解軟件,有賣家兩分鐘就能破解一個攝像頭,之后就可以隨時監控使用者的一舉一動。不僅如此,一些人還把拍到的他人隱私進行匯總,再通過散布到非法網站或打包出售給個人謀取利益。

 

從報道上可以看出,破解攝像頭并不是什么難事,這是因為黑客太高明了嗎?我認為也不是。我們在選購攝像頭的時候,最看重的是產品的清晰度和外觀,至于安全性,由于涉及到很多專業知識,用戶沒辦法評判它的好壞。畢竟攝像頭不是電視冰箱,電視清晰度不高,冰箱不涼,微波爐加熱慢都很直觀。但是攝像頭是否安全無法查證,用戶也沒能力嘗試破解自家的攝像頭。再加上僥幸心理,所以一般消費者對攝像頭的安全性不大關心。而作為廠商,既然用戶都不在意,自己又何必為了安全性提高成本呢,所以攝像頭在終端安全、后端信息系統安全、數據傳輸安全、移動應用安全等方面都存在嚴重的安全隱患。

 

我們總說存在即合理,攝像頭存在安全隱患,其實對市場來說也是一種合理的必然。因為前面提到的原因,用戶和商家在攝像頭安全問題上達成了一個默契,只要消費者不會在網上看見自己上廁所洗澡的照片,雙方就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當沒有安全問題這么一說。而世界上有窺私癖的人是大有人在的,他們的需求形成了盜攝產業鏈,滿足了自己欲望的同時,也給販賣隱私的不法分子帶去了利益。

 

類似破解IP劫持攝像頭這樣的暴力做法,明顯屬于侵犯公民隱私權的行為,一旦被發現,用戶就會用法律手段來維護自己的權益??苫褂幸恍┣榭?,卻是企業明目張膽地有意為之,就算被發現了,也只能受到道德上的譴責。

 

最近這段時間水滴直播的事鬧得沸沸揚揚,360雖然也是百般辯護,但事實就擺在這,昨天終于頂不住壓力,宣布主動、永久性地關閉水滴直播平臺。

 

如果說破解攝像頭的盜攝行為只存在于家里,那么攝像頭直播就是無處不在了。360和水滴的組合很有意思,水大家都知道,無孔不入,加上360簡直就是360度無孔不入。

 

社會越發達,人們越看重隱私權,我相信沒人愿意身邊的攝像頭時刻把自己的行動公布到直播平臺任人點評。每個人都有隱私權,但當你一出門,你的隱私權就蕩然無存了,你買衣服、會朋友、上網吧、開房,可能都通過網絡直播給了所有觀眾,這時你的心情是怎樣的?我想除了憤怒之外恐怕沒有更合適的詞語來形容。

 

在看《楚門的世界》時,我們會為楚門的人生感到難過,也會為劇中“導演”的行為感到氣憤。但實際情況是,我們的生活可能還不如楚門。因為在《楚門的世界》里,“導演”是有下限的,凡是楚門上廁所或上床時,鏡頭就會轉移,可現實生活中這種鏡頭才是最受人關注的。很難想象如果科技進一步發展,是不是所有人就會再無隱私可言,大家全都赤裸裸地暴露在別人的視線之下。電影中的楚門最終逃離了那個攝影棚,可現實中的我們能往哪逃?

 

攝像頭不僅引發了隱私安全問題,同時也帶來了道德問題,因為所有在屏幕前窺探別人隱私的“施暴者”同時也是被別人窺探的“受害者”。用句現在流行的話說,這叫互相傷害。360在整個事件中起到的是一個遞刀子的角色,而作惡的卻是別人,這樣的角色看似無辜,卻并不光彩。誠然,360過去是殺毒軟件行業的顛覆者,也是很多網友心中的草根英雄,但過去的成功不代表它以后做什么都是在顛覆,都應該無條件肯定。在對付那些捆綁安裝的流氓軟件時,360是一把好手,但到了安裝自家攝像頭的時候,選項卻默認勾選了分享到水滴直播,看來真像歌中唱的:長大后我就成了你。

 

在移動互聯網產業已經進入瓶頸期的今天,探索線下流量入口成了新的投資主題,也因此才有了共享單車、充電寶等共享經濟的蓬勃發展。但是線下的機會也是有限的,于是幫助人們窺探他人隱私,就成了企業提供給用戶的額外“服務”。

 

在國外,用戶的隱私一直是互聯網行業巨頭手中最重要的一張牌,所以即使是FBI要求蘋果破解恐怖分子的IPhone密碼,蘋果也會斷然拒絕,并且得到了google、Twitter、Airbnb、Square、eBay等公司的聲援。因為對于這些互聯網企業來說,用戶忠誠度和增長率直接影響了自己的商業利益,何況在前人工智能時代,用戶數據將成為企業贏得未來的資本。

 

但是在中國,有些企業卻總是殺雞取卵,只盯著眼前的短期利益,而忽略了對企業的信譽和聲望帶來的長久損害。

 

不過話說回來,在譴責企業的做法時,我們也應當思考,人性的善與惡是同時存在的,如果沒有了約束,那么人們就會依照自己的本能行動。在科技日新月異的今天,每一項新技術的出現在給人們帶來方便的同時,也在考驗著人的本性。共享單車被扔到河里的日子還沒過去多久,我們又要面對攝像頭帶來的拷問。我認為,這副擔子不該交給用戶去背,企業也不應在良心和利益中間掙扎,而是由監管部門進行監管,給行業帶來公平和約束。

 

就拿攝像頭被劫持的問題來說,目前,我國攝像頭產品只有質量標準,而沒有相應的安全標準,包括現在家用的一切具有信息傳輸功能的家電都沒有相關標準出臺,因此廠商完全可以不考慮安全性問題就把產品銷往市場。在用戶安全隱私方面,我們同樣沒有進行有效監管和約束,這實際上也放大了企業的惡,讓侵犯用戶的行為只能在消費者利益受損后只能被道德,而無法防患于未然。

 

我們進入互聯網時代已經超過十年了,從監管和立法的角度來看,再用時代發展太快這樣的借口恐怕難以自圓其說。最近是各種楚門事件的集中爆發期,不如利用這個機會,把以往沒填的窟窿都堵上,讓《楚門的世界》只能存在與電影中,這才是社會健康發展的唯一途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