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十一选五怎么玩法
昨天很多營銷號都轉發了一篇題為《禁售華為?今天,中國沸騰了!》的文章。一般來說我是很反感這種微信體的標題的,中國得有多水深火熱才能沒事老沸騰?何況這標題起得本身就別扭,禁售華為有什么可沸騰的? 奈何轉載的公眾號很多,受不住好奇心驅使我就點進去看了看。其實正文里的大部分內容說的還是沒錯的,華為與美國移動運營商AT&T的合作確實受阻,但所謂的禁售華為是不存在的。相反,HUAWEI Mate 10已經成功舉辦了發布會,正式進入美國場。邀請的形象代言人還是近期大熱的“神奇女俠”蓋爾·加朵。 不過運營商合作方 AT&T 突然取消合作協議,并取消了在美銷售華為手機的計劃依然給華為帶來了不小的損失,因為美國市場上90%的手機都是通過運營商渠道銷售出去的,失去了運營商的支持意味著華為手機在美國的銷售會舉步維艱。 中國企業在美國發展受阻并不是什么新鮮事,但華為確實算得上最慘的一個,從2008年聯合貝恩資本收購3Com公司遭到美國CFIUS阻止之后,華為在美國可謂是處處碰壁,大部分原因都是“威脅到了美國國家安全”。 無獨有偶,就在前兩天,阿里巴巴旗下的螞蟻金服收購美國匯款支付企業速匯金,也是就差臨門一腳,沒有通過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的批準,被迫中止。之前馬云和特朗普握手又怎么樣,事兒上見照樣翻臉不認人。美國給出的理由是,螞蟻的收購有可能會威脅美國公民數據的安全性。事實上,螞蟻金服已經在交易中做了充分承諾,速匯金的數據基礎設施將保...
凡是涉及到餐桌上的事,都是老百姓最關心的,這幾天因為河間驢肉造假的新聞,再一次把食品安全問題推上了風口浪尖。 驢肉自古就有“天上龍肉,地上驢肉”的美稱,隨著外賣業的發展,很多原來不常見的小吃現在也可以輕易吃到,其中就包括各種打著河間招牌的驢肉火燒。驢肉色澤鮮嫩,口感香而不柴,按理說不太好偽造。但買的永遠沒有賣的精,騾子肉、馬肉甚至豬肉,加上驢肉香精以及其它添加劑熬煮,還真能做到以假亂真的地步。也是難為了造假的人,有這手藝干點什么不好。 其實驢肉造假這個事如果從市場角度分析,完全是在意料之中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根本沒有這么多驢用來吃。你聽說過養豬場、養雞場、養牛場,你聽過養驢場么?到不是完全沒有,但很少。 在古代,驢是重要的勞動生產工具,人們很少會為了吃驢肉而養驢殺驢,市面上的驢肉大多數來自因各種原因死亡的死驢。河間驢肉在生產力不發達的時代背景下成為地方特色美食并不奇怪,它只是一個很小區域的品牌,你要想吃河間驢肉就得到河間去,別的地方沒有,因為這個“驢量”不足以覆蓋全國,即使到了今天也依然如此。 有人可能會覺得,既然驢肉好吃,有經濟價值,為什么不大規模飼養?我告訴你,驢肉在驢身上根本算不上有價值,最值錢的是驢皮,一張皮好幾千,緊缺的時候上萬都有人要。但即使是這樣依然沒人愿意養驢,因為驢的養殖成本太高,一頭驢8個月到12個月才能配種,配種成功還得等12個月以后才能生小驢。這一套下來...
進入2018年后,一股浮躁的氣息伴隨著寒風吹遍了大街小巷。先是成功企業家“雪地陳情”事件發酵,隨后又出了00后狂懟成年人,以及涉嫌教唆吸毒的某嘻哈歌手被各大官媒集火批評的事件。 相比“雪地陳情”這種成年人的問題,我認為后兩個事件更值得我們關注。因為事件的核心人物是未成年人和青年人,他們本應是國家未來的希望,此時卻在媒體和粉絲的鼓動下,成了供人消遣的對象。 最開始看到00后CEO懟成年人的視頻時,我只是覺得年輕人太早參加這種節目不好,應該在年輕時多學習,逐漸接觸社會。而且我也比較同意網上對這件事的評論,那就是不必太放在心上。成年人沒必要為了這一兩句話妄自菲薄,畢竟每個人的成長軌跡和所處環境不一樣,所謂平淡是福,對于很多人來說,玩著《王者榮耀》,過著十年如一日的生活是很幸福的。 但事情發生沒幾天,就有媒體曝出這一切都是節目組安排的,包括這位00后CEO的各種言論,都是別人教著說的。即使早已習慣了反轉和讓新聞飛一會,節目組的做法還是把我惡心到了,因為這次被拿來消費的對象是未成年人。 在娛樂至死的年代,似乎沒有什么是不能娛樂一番的,在節目的編導眼里,00后CEO這個噱頭還不夠,畢竟在喻言之前還有余佳文,還有李昕澤,哪個都是語出驚人。所以喻言這期節目要想獲得關注,必須得有更能直刺人心的言論。于是,那些玩著《王者榮耀》的被標簽化群體就成了攻擊的目標。 在這場消費的盛宴中,00后CEO、吃瓜群眾,都是被消費的...
每到年初,看到最多的詞就是“開局”、“轉折”、“新常態”,2018年也不例外。但與往年不同的是,2018年的“轉折”水分很少。在十九大后,整個中國的重點任務就是落實經濟發展戰略,與此相關的都要逐一提上日程,與此無關的全部靠邊站。 變化來得太突然,總會讓人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不知道當務之急該干些什么。尤其現在在大力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民營企業正在變成國家企業,甚至是世界企業。這時到了2018,又迎來了新時代,我們就必須想得更多,更遠。 在2018年,我認為首先要弄清楚的,就是如何進退。一進,一退,都是有講究的。比如這個退,就是要退出房地產業。 2017年是中國房地產跌下神壇的一年,在前不久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特別指出要防范房地產帶來的金融泡沫風險。也就是說,中國房地產業的調整和改革還將繼續,不僅是從政策方面入手,在金融領域未來也會加大監管力度。 這點恐怕不用過多分析,各種數據和現實早已一目了然。那么不做房地產業,資本應該把什么作為投資的方向? 第一個就是戰略新興產業。例如能源汽車、人工智能、高端制造業。有人可能覺得它們不算新興產業了,但實際上這些產業從被提出到今天還沒有經過多少年,按照經濟發展規律來看,還屬于成長階段。 這些都是國家鼓勵的產業,如果踩在這個點上,就是國家政策支持和市場需要。 我舉一個例子,比如智能汽車,這不僅是能源革命,同時也是信息的革命。現在大家用4G,最多的是拿來上網,...
12月31日,當我們在忙著跨年、忙著曬自己18歲照片的時候,一個企業家卻站在雪地里,聲嘶力竭地控訴著他在東北黑龍江的遭遇。 這個人就是毛振華,他是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是92派下海的成功企業,也是中誠信集團的創始人、董事長。毛振華“雪地陳情”的視頻成了2018年開年的第一個熱點事件,不僅引起媒體高度關注,業內大佬也紛紛戰隊,力挺毛振華。 說到東北,這幾年的情況有目共睹。在2015年各省份繁的GDP增速中,黑吉遼三省在排行榜上占據倒數第一、第三、第四。2016年,東北的經濟大省遼寧竟以負2.4%的GDP增長速度居全國倒數第一。經濟表現差,可能有客觀環境的因素,但是在東北的情況卻更多的是“人禍”,比如企業財務造假、政府政策不透明、審批效率低下等問題都是客觀存在的,甚至有的項目審批下來要蓋200多個章,也不知道一張紙能不能放得下。 現在毛振華把這件事鬧大了,各方焦點都對準亞布力這個地方,反倒能以小見大,看清楚東北的一些問題。 亞布力事件上,其實雙方都在為各自爭取利益,管委會的后臺是政府,他們是希望把整個亞布力地區打造成高品質的滑雪度假區。這個方向沒錯,品質高才更容易培養品牌,有了品牌也才會有更多的利潤。但是亞布力這個地方很復雜,有很多的度假企業,這里邊又數陽光度假區實力最強,品質最優。管委會想要發展亞布力,必須搞聯盟,形成一個亞布力大品牌才能帶動整個地區的旅游發展??晌侍饈茄艄舛燃僨盜η?,如果搞聯合肯定要吃虧,于是...
在電影《楚門的世界》中,主人公楚門從小就生活在一個巨大的攝影棚里,身邊的每一個角落都有攝像頭時刻對著他,把他的一舉一動直播給電視機前的觀眾。最后,楚門發現了這場人生的騙局,并最終逃了出來。他登上那道空中臺階的鏡頭,也成了電影史上的經典一幕。 《楚門的世界》在1998年上映時,互聯網還不發達,大街上也沒那么多攝像頭。所以對于當時的觀眾來說,楚門的世界僅僅存在于電影中。而過了將近二十年,攝像頭已無處不在,并且可以實時觀看。在不知不覺中,我們可能早已成了“電影”中的主角。 數據顯示,我國家用攝像頭目前保有量為將近5000萬,這還不算掃地機器人、電腦、冰箱等家電上自帶的攝像頭。包括我現在在筆記本電腦上打字,也正對著一個攝像頭。攝像頭的普及,給生活和工作帶來了便利,我們可以利用攝像頭和遠方的親朋打視頻電話,在公司開視頻會議,平常不在家,還能用手機看看家里寵物是不是有好好吃飯。而那些遍布大街小巷、商店、汽車上的攝像頭,也讓犯罪分子無處遁形。但如今,本應給我們提供便利和安全的攝像頭,卻成了一部分人偷窺他人隱私、謀取非法利益的工具。 目前,攝像頭的威脅主要來自兩方面,一是不法分子通過破解IP地址,實現對攝像頭的遠程操控;另一方面則來自企業的有意為之。 據媒體報道,在淘寶上就可以輕易地買到攝像頭的破解軟件,有賣家兩分鐘就能破解一個攝像頭,之后就可以隨時監控使用者的一舉一動。不僅如此,一些人還把拍到的...
今天北京迎來了入冬之后最大幅度的降溫,由于天氣寒冷,路上騎共享單車的人也少了很多。覺得冷的不僅是騎車的人,共享單車自己也終于進入了自問世以來最冷的冬天。 就在前幾天,本該過一歲生日的小藍單車把生日過成了忌日,也成了繼3Vbike、町町單車、卡拉單車、小鳴單車之后又一個摔倒在路上的共享單車企業。但是與幾位前輩不同,小藍單車一度自封行業第三,市場份額僅次于摩拜和ofo。摩拜、ofo的競爭有目共睹,按理說他們拼的你死我活,不干老三的事,但事實卻是老大老二打架,老三死了,不免讓人有點細思恐極。 小藍單車的夭亡有很多原因,有自身的、有資本的、有監管的,但唯獨沒有偶然的。而且這些問題不是孤立的,它們具有很強的普遍性。在十九大后,中國經濟發展將繼續以創業創新為驅動,那么像小藍單車這樣的失敗案例,就非常具有借鑒意義。 對于創業公司來說,最好的結果無外乎兩條路,一個是以高估值上市,另一個是被收購。這兩種結果的不同,造成了創業者對待企業態度的不同。這就好比養孩子,有父母希望把孩子培育成人,長大之后光宗耀祖;但也有父母是希望把孩子養得差不多了就拿出去賣掉。前者會好好培養孩子的能力,讓他將來在社會上可以立足;后者呢,在賣的時候有個好賣相就可以了,至于孩子是否有真才實學,不是現在需要關心的。 小藍單車就屬于后者。 其實小藍單車在誕生之初還是具有一定優勢的,野獸騎行畢竟是做自行車出身,在車輛質量上有所保證,也正因如此,小...
就在昨天,騰訊股價首次突破了4萬億港幣大關,超過臉書躋身全球第五大市值公司。與排名前四的四家公司主打國際市場不同,騰訊的戰略重鎮在內地,這很大程度上顯示了國內游戲市場的巨大潛力。因為據騰訊業績報告顯示,騰訊主要的營收來源是游戲,第三季度騰訊總營收為 652.1 億元,PC和手游貢獻了超過一半的收入,這其中《英雄聯盟》、《王者榮耀》、《地下城與勇士》等游戲產品功不可沒。 現如今,無論你是不是游戲圈內人或投資者,都知道游戲產業已經成為一個不容小覷的巨大產業。然而游戲在中國真正成為上得了臺面的產業,卻是伴隨著游戲社交的興起。 作為80后,我和很多人一樣最早接觸的是任天堂的山寨機,或者叫好聽一點是FC游戲兼容機。那個時候的電子游戲在社交屬性上和傳統游戲沒有太大區別,也就是說一群男孩子圍著電視玩魂斗羅和一群女孩子玩跳皮筋的社交本質是一樣的。這一時期各種平臺的游戲也算是百花齊放,但在國內還沒有形成社會話題,更沒有成為產業。 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網絡游戲為游戲市場提供了一個新的平臺。尤其在中國、韓國,網絡游戲成為了游戲行業的支柱。有很多玩家認為,2001年前后正是中國單機游戲蓬勃發展的時代,相繼涌現了一批優秀作品,但盜版的出現徹底毀滅了中國單機游戲市場,很多老牌制作廠商也開始轉投網游的懷抱。盜版游戲確實對國產單機游戲造成了很大打擊,但我認為這并不是它毀滅的主要因素,而是市場選擇了具有社交屬性的網絡游...
科技的進步從古至今都離不開金融資本的支持。無論是技術研發還是市場開發,由資本帶動的科技產業一直都遵循著高投入、高風險和高收益的原始規律。沒人知道一個技術誕生后會給產業帶來多大的促進作用。就像在3年前,不會有人想到移動互聯網可以讓你隨時對地騎上一輛自行車。 科技和金融市場有很多共同之處,比如它們都是一個充滿不確定因素的領域,金融對風險的把控,正適用于應對科技創新帶來的未知。因此,資本具備的推動力和資金優勢,正適合科技創新的研發期和開拓期。一方面,資本要判斷科技在未來是否具有市場化的潛力,另一方面,也要給予科技成果產業化足夠的支持。 1988年,鄧小平同志提出了“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的口號,從這以后,中國進入了科技的高速發展期。近年來,我國科技經費投入每年以20%左右的比例增長,年投入額達到4600多億元,每年取得的科技成果有3萬多項。單憑這一組數字,中國理應進入發達國家行列。 但問題在于,我國科技投入雖大,數量雖高,但科技成果轉化率低和產業化率低的“雙低”局面并沒有改善。就拿農業來說,我國農業科技成果的轉化率只有30~40%,僅為歐美發達國家的一半。也就是說,雖然有各種各樣的科技成果,但大部分可以說是做了無用功,不能對推動經濟起到實質性作用。 我認為,在科技產業化上有三個主體,一個是資本,一個是科研院校,一個是應用單位。首先,資本是科技發展的動力源頭,資本方可以是企業,也可以是政府。政府在投資...
前幾天和一個朋友吃飯,席間他頻頻嘆氣,說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對什么都沒興趣。就拿這一桌子菜來說,他點的都是自己平常經常吃的,菜單上推薦的那些特色菜,雖然看著很香,但他卻不想嘗試。以前他喜歡旅游,現在據說回到家里就不愛出門了,沒事坐在電腦前頭玩玩游戲,玩的也都是輕車熟路的老游戲。 以前我一直覺得,現代人都喜歡無病呻吟,二三十歲的年紀總愛說自己老了,似乎顯示出累了、老了,才能證明自己在努力,在成長。但是和這個朋友聊天,我覺得他可能不是裝的,而是真的老了。 年輕人和老人最大的區別是什么?不是體力和健康,而在于心理。年輕人之所以年輕,是因為對什么事都充滿好奇心,都愿意嘗試探索一番。甚至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愿意付出很高的代價。 想想小時候,我們總是見什么就問什么,似乎永遠有問不完的問題。也正是在不斷的提問中,我們逐漸成長,對世界有了初步認識。問問題最多的時候,也是我們成長最快的時候。這種提問,源自我們的好奇心,是發自內心的,而不是家長老師灌輸的。 我記得有一次出差做高鐵,車上有個年輕母親帶著個小男孩,男孩坐在椅子上一直不太老實,他媽媽就在旁邊聚精會神地看手機。小男孩突然問道,為什么窗戶外面的樹都在往后跑?他媽媽的眼睛沒有離開手機,回答說是因為咱們在向前跑啊。小孩顯然對這個答案不滿意,他接著問,咱們往前跑樹就會往后跑嗎?這回他媽媽干脆不理他了,繼續看手機。小孩望了一會窗戶外面覺得沒意思,又開始東...
< 1.. 4 5 6 7 8 9 10 11 12 ...20 >
葛小松

葛小松,銀行家、投資家。具有金融投資領域管理經驗,長期進行相關領域研究與探索,并形成自己獨特的行業觀點。在文化旅游、地產開發、農業開發等行業具有影響力和駕馭力,主導數十項成功的投資案例。著有《資本大格局》、《現代金融投資者?;ぁ妨講恐?。熱心慈善和公益事業,積極履行社會志愿者職務,并擔任中國政法大學互聯網金融法律研究院理事長一職。